目录 目录
设置 设置
书架 加书架

第1章 北境王尊

鳕鱼
2363字
2021-09-09 15:02:56

  军城,城西破旧老宅。

  墙皮剥落,满目疮痍,野草填满了古朴沧桑的院落,仿佛已无人烟几个世纪之久。

  沈飞扬背缚双手,静静站在门口,空洞的眼神,泛起无边涟漪。

  俊美的脸上,却密布冰冷,不含半点情感。

  “王尊,已经查清,陈茹玉今日将会跟孙家大少举行婚礼,就在汉宫,如何处置?”这时,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衣,气质飒爽干练的美女,走到沈飞扬身后,单膝跪地,恭敬禀报。

  闻言,沈飞扬的眼睛,开始聚焦,眼中杀意蒸腾。

  “废了这个银贼,我陈家容不下这种畜牲,让他死!”六年前,未婚妻家族众人丑恶的嘴脸,依然那般清晰。

  那时,他沈飞扬冠绝军城。

  从这间老屋走出,白手起家,二十二岁便坐拥近百亿家产。

  成为整个军城万千少女心中不二男神。

  但他却与陈家大小姐陈茹玉一见钟情,迅速坠入爱河,举办了军城史上最盛大的婚礼。

  却不想这一切竟是套路。

  陈家人趁军城名流俱在,给他下药,致使他神昏智迷,竟当众强了陌生女孩。

  高高在上的天才青年,瞬间沦为无耻罪犯。

  更被陈家借由此事,打断双腿,宣判无期徒刑。

  父亲当场气死。

  母亲在他入狱不久后,也被人车撞身亡。

  不到半年,他名下产业,尽归于陈茹玉名下。

  已成废人的沈飞扬,形如猪狗,万念俱灰。

  然而,就在他命悬一线之机,国家一纸调令到达,将他提出大牢,带至边疆。

  以密秘科技,治好他的腿伤,委以重任,出国平叛。

  这一战,足足五年半。

  重生之后的沈飞扬,霸勇无双,手段极其狠辣,杀人如麻。

  率麾下霸王军,直捣黄龙,一举击溃叛军,游走于祖国边境,护亿万子民于乱世。

  令敌国闻风丧胆,见之退避三舍,赠名“霸王”!

  如今,霸王军威震寰宇,已用不着他亲自镇守。

  便携侍卫长白薇返回军城,准备亲手夺回自己失去的一切。

  为双亲一洗血仇。

  陈家,唯有颤抖!

  “传我令,任何不得轻举妄动,让他们活着!”

  沈飞扬声如玄冰,眼中杀意激荡:“陈家,夺我家产,气杀我父,撞死我母。”

  “桩桩件件,俱是弥天大恨。”

  “杀他们易如反掌,但未免太便宜了。”

  “只有让陈家人日在恐惧中煎熬,才能让填我心头之恨!”

  “直到我怨气出尽,再让他们祭我双亲!”

  字里行间,怨气冲天。

  听的白薇浑身冰凉,汗毛倒立。

  她知王尊对友情义滔天,对敌却嗜杀无度,冰火两重,佛魔一念。

  原来,根源却在此处。

  白薇低着头,不敢多言,生怕再度激怒沈飞扬。

  不过很快,沈飞扬杀意一敛,便恢复如初。

  转身离开院子,吩咐道:“我自去汉宫,你去调查那人,尽快给我答复。”

  “是!”白薇如释重负答道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汉宫。

  军城名流汇聚之所,古风盎然,磅礴盛大。

  当年,沈飞扬与陈茹玉,便在此处举行婚礼。

  如今时隔六年,历史重演,主角却变成了他人,讽刺至极!

  此时的汉宫,门外皆被布置了缤纷彩条,热闹非凡。

  楼体大屏幕上播放着一身婚纱,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主角陈茹玉被孙家大少孙少威牵在手中,一脸幸福。

  “陈家后起之秀,先是全盘接收当年沈氏集团,现在又第一家族孙家联姻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
  “陈大小姐岂是凡人,别人是嫁给豪门,她却把自己变成了豪门,成为多少男人心中女神。”

  “哼,那还不是因为沈家做垫脚石,啧啧……谁还记得六年前那个天才?”

  “闭嘴,你想死吗?沈家已成禁忌,要是让陈茹玉听到,你公司分分钟破产。”

  ……

  在场名流,各抒己见,有羡慕自有嫉妒。

  谁都知道,陈家得孙家相助,自此以后房地产行业在军城再无敌手。

  “下面有请新郎新娘上台!”这时舞台上,司仪兴奋喊道。

  接着,穿着一身名贵奢华,通体镶钻婚纱,气质夺目的陈茹玉走上舞台。

  身边挽着的的青年,表情冷竣,眼神狠厉,气势如出鞘之剑,不可轻摄锋芒。

  两人一出现,便吸引了众人目光。

  “感谢各位百忙抽空,来参加我陈茹玉跟孙少威的婚……”陈茹云接过司仪话筒,微笑说道,大家风范尽显。

  “你不经过我的同意,怎么能结婚呢?我的好前妻?”话音未落,人群中一道勿然的声音传来

  不大,却瞬间震慑全场。

  静!

  瞬间,所有人目瞪口呆,寻找声音出处。

  怎么会有这人这么大胆子,在婚礼之上公然叫陈玉茹前妻?

  到底是谁?

  终于,大多数的目光,都聚集到站在人群中一个一身风衣,手捧红布盒的男子身上。

  此人,不是别人,正是沈飞扬

  一时间,众人看到沈飞扬,眼神中露出蔑视。

  “一条丧家之犬,也好意思叫陈小姐前妻。”

  “我呸,什么东西?”众人怒斥道。

  “沈飞扬…你竟然出狱了?”下一刻,孙少威放出他,脸色疾变喝道。

  当年陈茹玉夺沈家家产,孙家出力不少。

  本以为沈飞扬此生都将生不如死,却不想竟出现在自己婚礼上。

  陈茹玉俏脸一沉,美眸闪过一丝震惊,但很快便恢复自如,楚楚可怜说道:“飞扬,你出狱怎么不跟我联系?”

  “这六年,你可知道我每日惶惶,”

  “天天被人戳脊梁,说我所托非人,嫁给了一个银贼。”

  “终于,我鼓起勇气寻找新生活,我想你一定能理解我,对吧。”

  那语气,无辜的表情,简直就像受尽了委屈。

  人见犹怜。

  演技简直爆表。

  若不是沈飞扬查清来龙去脉,恐怕此时也会心软。

  “当然理解,不过既然我回来,那你就不能在继续婚礼了,当年我们两个课时郎情妾意,你身上哪个部位我没有看过?”

  “再者说了,孙少你肯定也不会要一个二手破鞋吧》”沈飞扬剑眉微挑,笑着说道。

  既然你想玩,那就好好玩!

  一切,才刚刚开始。

  闻言,陈茹玉的脸色,猛地一僵,美眸掩饰不住的怒意流淌。

  刚想说话,孙少威已按捺不住,表情阴沉威胁道:“狗杂种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“竟然敢侮辱玉茹,简直是找死。”

  “六年前我就没把你放在眼里,现在你更是连狗都不如!”

  “跪下,磕头!”

打赏 打赏
催更票 催更票
月票 月票
推荐票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