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 目录
设置 设置
书架 加书架

第三章 狐小仙

我若为王
5119字
2021-09-09 14:52:36

  一转眼,一周过去了,而林焱的暑假,作为花圈店老板的两个月,也就这么结束了。这一周,王叔以及尚婉琪,倒是真的没有来找他。不过,这种结果,林焱早已料到,按照他的推测目前尚婉琪额头的伤势应该已然痊愈。不来找他是再正常不过了。因为这世间,总有一种人,不见棺材不落泪的。

  早上的太阳刚刚升起,给人一种温暖而不燥热的感觉。伸了伸懒腰,林焱关上了花圈店的卷帘门,背起挎包,骑着他那破旧的龟博士,慢慢悠悠地向着学校方向走去。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像个痞子,但是林焱的真实身份,除了林氏花圈店的老板之外,还是新大的一名大三学生。没错,你没有听错!就是那个华夏帝国数一数二的名牌大学,新大!不仅如此,林焱所学的专业,还是工商管理学,一个当下十分吃香的专业。

  不过,虽说这个专业是教人如何管理企业,如何经营生意的,但在班里,林焱就是个吊车尾,全班倒数第二的极品差生。平时k歌,泡吧打台球,他一样都没有落下过,而更绝的是,所谓的专业课,他也从来没上过一节。

  “哟!林老板这么早就去学校报名啊?太稀奇了!”

  走到半路,一辆迈巴赫靠近了林焱,车窗内,一名油光粉面的男子打趣儿的说道。那长相,真的是无法形容,给谁看了都能吐,哪里有心思再看第二眼?

  “是啊!早起的虫儿有鸟吃。万年老一都开车去报名了,哥们怎么着也得赶紧啊,要不岂不是被笑话死了?”不理会“迈巴赫”的打趣,依旧悠哉悠哉地骑着车,林焱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  “擦!你有种!老子先走了,你就慢慢的骑着你那破车走吧!可不要爆胎哦!”

  听到林焱的话,“迈巴赫”男顿时气结,猛啐了一口后,便油门一加,扬长而去。临走,还不忘把手伸出了车窗,扔下了一把钉子……

  “煞!!”

  看见那“迈巴赫男”从车窗外扔出的钉子,林焱猛地捏了下刹车,瞬间将车刹住,差一点就真的爆胎了。

  “走你妹的王扬!不就是你老子有点钱么?总有一天,老子虐死你!”

  愤愤地换了条道,林焱满脸怒气地说道。

  这个“迈巴赫男”,不是别人,正是林焱的同班同学,也就是那个万年老一,名叫王扬,在学校里,算得上王扬的死对头了。要说这两人成绩都差到了极点了,但是奇怪的是,无论那小子怎么花钱买答案怎么作弊,都是被林焱压的稳稳地,稳坐倒数第一的宝座。他要想考倒数第二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考试那天林焱拉稀了,来不了……

  而且,让王扬时刻想着对付林焱的另一个原因就是,林焱这小子,明明是个穷酸到不行的家伙,却偏偏女人缘极好,时常受到亲睐。对于一个富二代来说,只有自己不喜欢的女人,绝对不能存在不喜欢自己的女人!当然,这是在他王扬没有展自己的财力的时候……

  虽然这王扬的长相着实是比林焱差远了,但谁让人家老子是溪河市大名鼎鼎的废旧物资回收公司的老总呢?有大把票子在手,外加豪车无数,还真的是万千女生眼中的高富帅。无论是什么样的女生,只要是王扬车门一开,准能搞到手。

  相比之下,林焱就太悲催了。每当有个稍微中意一点的女孩,或者是中意他的,还尚未发起行动,便被王扬这孙子车门一开的收走了。于是乎林焱总结出一句话,“无论多么美的妞,也抵挡不住票子往死里砸。”

  要说他家老头子,可是华夏首屈一指的风水大师,看风水那叫一个准,应该也有不少家产吧?可是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。他家老头子林大师,那可真的是活雷锋了。但凡有人上门寻求帮助,绝对是有求必应。刚开始帮各大老总看风水,还能弄点钱。但却是经不住人装可怜,无论是谁,只要能编造出一个让人信服的难处,老头子就分文不收的义务劳动……再加上林焱本来就是个懒人,最烦别人打扰他的清静,所以也几乎没有给人看过风水赚过钱。

  一个小时后,林焱终于到达了学校。

  他刚一到学校,便见王扬的迈巴赫停在学校门口,也不见人在,倒是真想上去踹上两脚解解气。不过林焱最终还是没有那么屌丝,将摩托车放好,林焱便是拎着包向着学院的报名处走去。

  忽然,一个女孩径直得向他走来。还别说,那小模样,还真的是很俊俏,的像个瓷娃娃一样,外加一对大的离谱的小白兔。林焱当然不会告诉你,他其实蛮好这一口的……

  “你就是林焱学长吧?我是今天刚刚入校的大一新生何雯雯。听学姐说林焱学长独立创业,是一个小老板呢!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有闯劲的男生了!能和你认识一下吗?以后还请学长多多指教哦!”只见女孩害羞地向着林焱伸手说道。那眼神,飘忽不定,还真的是十分的纯情。再听那声音,脆生生麻的,直是让林焱有些受不住了。

  莫不是老子的天来了?犹豫了片刻,林焱伸出右手,微笑着说道:“呵呵,一个小店而已……我叫林焱,以后有事儿需要帮忙可以找我。”

  突然,女孩对着林焱伸出的友好的右手,猛地一拍,然后惊呼起来,“臭流氓!你干嘛啊!我都不认识你,耍什么流氓……”

  说着说着,还真的眼泪汪汪地哭了起来。这一哭不要紧,把周围报名的学生全部惊动了,唰唰唰的跑了过来围观,其中有不少人,开始对林焱指指点点,那言辞间的鄙视,十分的猛烈。而那女孩,则是哭泣着奔跑而出……

  “又是林焱,看,又在调戏小女孩了!”

  “我呸!就他妈一个穷鬼,也敢当众调戏新生?”

  “活该!我都觉得那女孩打的轻了呢!”

  “对啊对啊!对这种臭流氓,就该狠狠的给上几个耳光!嘿嘿,去年他欺负我的时候,我就这么干的!”

  ……

  看着这众矢之的的场景,林焱瞬间明白了。随即面不改的微笑着,双目如电的扫视了一圈围观的众人,这些人竟是齐齐闭嘴,一个个装作没事人一样,聊起了其他话题。

  “今天天气真不错哦!”

  “是啊是啊,月亮好大!”

  “中午吃什么好呢?”

  ……

  嘲笑的看了看这些有种没胆的人,林焱不以为然的迈步走开。

  片刻之后,林焱来到了教学楼后那片无人的小树林中,果不其然,一副十分熟悉的画面展现在了他面前。

  此时此刻,那富少王扬正抱着刚刚那名的女孩何雯雯,火热的亲吻着。而那女孩环抱王扬的手上,还拿着一个lv的新款包包。

  看着那亲热的二人,林焱没有说话,只是微微一笑,顺带,转身发了条短信而已。

  不一会儿,便听到那树林之中,传来一阵鸡飞狗跳的争吵之声。不时的还有女孩互相厮打的声音……

  其实,对于王扬故意安排的羞辱,林焱已经见怪不怪了,谁让他这么深受妇女儿童的喜爱呢。俗话说,害人者,人横害之。林焱只不过是用了张新的手机卡,给王扬的几大正派女友,群发了一条短信而已……

  不管是王扬故意找人羞辱林焱也好,又或者是林焱一条短信借刀杀人也好,林焱都不想直接去面对这个有钱有势的狗屎。他当然是不怕事的,但是,以他那慵懒的格,如果真的和这个狗屎正面冲突的话,打架倒是不怕,关键是,惹的一身狗屎味,着实让人觉得不自在。

  不理会那树林中的鸡飞狗跳,林焱便是迅速地交了学费报了名,然后继续骑着他的龟博,哼着小曲儿,悠哉悠哉的离开了学校。

  “我得意的笑,我得意的笑……”

  就在快到了离他的花圈店不到两公里的一处桥下隧道口时,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女孩叫喊声。

  “啊!放开我!不要啊!救命啊!”

  虽然平日里林焱也看惯了打架闹事的。如果是地痞流氓对殴的话,他基本上是幸灾乐祸的在旁边看,但如果是欺凌弱小的事情,热血的林焱多半都会帮弱者出头的。当然,并不是一味的瞎打惹事儿,人家堂堂华夏国新大的学生,起码的智慧还是有的。

  听到的这个声音,看了看那漆黑的隧道,林焱嘴角一个邪气的微笑,油门一加,嗖的一声就进了隧道。

  此刻,在摩托车大灯的照下,现场情况直入眼底,分明是四个手持利刃的小流氓在试图非礼一个头发散乱,约莫十六七的小女孩!而那小女孩头发因拉扯而散乱在面前,根本看不清样貌。但身上的衣服,已然被那锋利的刀子割开了很多道口子,内衣裤隐隐约约的漏了出来。

  在看到林焱的车灯一亮时,那女孩彷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再度声嘶力竭地求救起来:“救命啊!”

  看清了四人的模样,林焱将车灯一关,悠哉悠哉地下了车,痞子味十足地说道:“哟?哥几个好兴致啊,大白天的跟这儿欺负一小女孩。雅兴,雅兴!”

  方才被车灯一照,然后瞬间回到黑暗中,这四人的眼睛一时还没有适应过来,只觉得前方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走来,便由一人将刀架在女孩的脖子上,其余三人举刀指向人影方向,怒喝道:“别tm不识趣!哪儿来的滚哪儿去!小心爷几个灭了你!”

  “哟呵?口气还不小啊!年轻轻地学什么不行,非学人家当流氓!哎,都是你爹我没把你教好啊!”看着那明晃晃的三把刀,林焱微微一笑,戏谑地说道。

  “我老子教不教我跟你有屁关系!识相的赶紧给我滚,信不信老子我灭了你!”林焱的戏谑,那四个小流氓显然没有意识到,依然挥舞着明晃晃的刀子威胁着。

  “哟!刀不错啊,跟哪儿买的?借我耍耍怎么样?”

  只听林焱戏谑一声,身形竟是如鬼魅一般嗖的便出现在了其中一名小流氓身侧,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儿,那小流氓手中的刀刃,竟然到了林焱的手中。然后顺势劈下,唰唰唰三声,居然都是直接劈向那三个小流氓的口!

  “啊!”

  一直拿刀劈别人的小流氓,猛地被自己的刀刃劈中,而且是快到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觉得口一阵剧痛,顿时没了先前的大哥气势,齐齐的嚎出声来。

  “刀不错,不过,用刀的人差了点,估计杀人的话,有点悬……要不我试试?”不理会已然因剧痛倒地的其余三人,林焱缓步走向那个挟持着小女孩的流氓,时不时的,还拿着手中的刀子在空中比划两下。

  “嗯,好刀!跟哪个菜市场买的?”

  “别……别过来!再过来的话,我……我就杀了她!”看着昏暗中倒在地上的三个兄弟,剩下的这个小流氓虽然不知道他们的伤势到底有多重,但那痛苦的哀嚎却是听的真真切切,这使得他目光恐惧地闪烁着,丝毫拿不出先前耀武扬威的架势了,只得一边将刀不断的靠近小女孩的脖子,一边想着隧道的另一头挪过去。

  “别啊!别动手,我不过去,不过去还不行吗?这刀子我也不要了。”

  故作害怕的停下了脚步,将手中刀子往地上一扔,林焱还学着电影中被缴械时的模样,将刀子踢向了那个小流氓。

  然而,以林焱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格,又怎么可能会被这个小流氓吓到了呢?也算这几个小子命不好,偏偏在林焱心情不爽的时候出现,不好好虐一下他们,哪里能有份好心情呢?

  “嗖!”

  一阵疾风声响,就在那小流氓邪笑着暗骂一句“sb”的时候,只觉得身旁有风吹过,然后便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,自己的身体便如被击飞的球一般急速向后飞去。然后砰地一声,狠狠地撞在了旁边的石壁上,满地打滚的哀嚎了起来。

  而此时,只见林焱不知怎么的就站在了那女孩身旁,手里还拿着方才架在女孩脖子上的那把刀,如唐僧般地说道:“哎,小孩子家家的,还学人家玩刀子。哎,不如回家学学某些人,耍耍贱吧!”

  说着,便将那刀子往地上一扔,拉着女孩往隧道外走去。

  还别说,那刀子扔的还真准,不偏不倚,直直的在了那小流氓的双腿中间,离着命根子只有半寸!这让那位“大哥”瞬间惊吓过度,晕了过去。

  说实在的,林焱在这里虐几个小混混,实在是很跌脸的。他本来是想一招解决四个,干净利索。可是,无巧不巧的,拿刀架在女孩脖子上的那个小子,不是别人,正是刚刚在学校连番戏弄过他的王扬的堂弟!林焱本来不想踢他这么狠的,可是谁叫他们堂兄弟俩长的太像了呢?于是乎,他其实是四人之中挨打最重的一个!其余四人,不过是被刀子划破了衣服,然后在丹田处轻轻一拳,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已。

  出了隧道,走在前面的林焱实在是受不了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感激涕零,所以看也没看便对女孩说道:“好了,小姑娘,赶紧回家去吧。以后别来这地方了。”

  说罢,便是跨在了摩托车上,继续哼着小曲,慢慢悠悠地向前走去。

  “我得意的笑,我得意的笑……”

  然而,那女孩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,依旧跟在他的车后面走着。走着走着,就开始跑了起来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……

  “吱!”

  感受到身后那跟着的小女孩,林焱无奈地刹车,边回头边说道:“我说小姑娘,你别……”

  但当看到那小女孩的容貌之后,林焱顿时被震惊了:“小仙?怎么是你?”

  “林焱哥哥,是我啊!师太说我修行圆满了,可以下山了。我就循着你的气息来找你啦!”只见那小女孩露着甜甜的酒窝,快乐地说道。

  “呃……鬼才信你的话!一定是偷跑出来的吧?”看了看那快乐的微笑,林焱微笑着拍了拍被他叫做小仙的女孩的脑袋说道。

  “嘿嘿……”吐了吐头,小仙耸了耸肩,显然是被林焱说中了。

  “走,跟我回家吧。”指了指摩托车的后座,林焱微笑着说。

  至于小仙,全名叫做狐小仙,是林焱在爷爷昏迷之后,搬到老家的深山里去居住的时候,有一次进山打猎,正巧看见几只灰狼在围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。要么怎么说林焱从小就热血呢?看着那小女一身血的昏倒在那儿,林焱二话不说,拿起猎枪就毙掉了那几只灰狼,把这个小女孩救了下来。而后每天帮她擦洗伤口,上药什么的,足足折腾了有两个月,才将她救活。

  她自己说她是条小狐狸幻化成人型的,但具体是不是真的,谁也不知道。反正林焱是不信的。这世上哪儿有狐狸能变成人的?估计这孩子聊斋看多了吧?

  只是今日之后,她必将会在林焱的生活中再度出现了。至于究竟会发生什么故事,就是无人知晓的事情了……

打赏 打赏
催更票 催更票
月票 月票
推荐票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