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 目录
设置 设置
书架 加书架

第272章 岁月静好

山奈酱
2211字
2021-09-09 14:35:37

  温祯看着自己面前笑得十分柔和的温琰,他怎么都想不到,原来从一开始,他就在算计他。

  “你就不怕宫外的百姓说你的是非?”

  “哈哈哈~~”

  温琰像是听了偌大的笑话,笑得格外开心,一边笑一边从地上站了起来,最后停下笑声,道:“父王,这世上谁有权利谁就能任意妄为,这话是你告诉我的。

  当初你弑兄夺权的时候,不也没有害怕宫外百姓的议论?

  因为你知道,只要你得到了王位,你就可以随意改写那段历史,你可以让原本是清白的人变成坏人,你可以让你做的一切都合理化。

  史官的笔会根据你手中的刀改变原本的历史,你说我母妃是串通护卫,我母妃就从一个爱你的嫔妃变成十恶不赦的罪人。”

  “你即便说的再多,我也不会写诏书。”

  见温祯这样说,温琰丝毫不在乎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父王,我从来不在乎你写不写这个诏书,你即便不写这个诏书,我也有办法让这一切都变得合理。

  现在整个邺城的百姓都在说你和君舒兰那点事,你说我因为自己的爱妻被王上设计暗杀而一怒造反,邺城的百姓会因为这事而说我什么?

  只怕在那帮人看来,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夺妻之恨。

  一旦我登上王位,他们不会因为我是造反登上的王位而议论我,反倒会还会说我是重情重义。”

  “即便是这样,你的那些兄长也不会就这样放过你,你别忘了,现在想登上这王位的可不止你一个人。”

  温祯趴在地上,冷声道:“你的四皇兄温莫寒,这些年表面上不理世事,实则在私底下一直在秘密招兵买马,为的就是在将来反我。

  你觉得在他知道我死后,还会让你坐上王位?

  他一定会举着“为父报仇”的旗号打压你,这些年因为你们瞧不上他,所以他已经秘密买了许多士兵,只怕就凭你,根本赢不了他。”

  “你胡说,这些年我查了,四皇兄根本就是一个农夫,身边根本没有可以用的人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温祯此时倒是有了王者的风范,他一脸嘲讽地看着温琰,道:“你其实一点都不聪明,之所以能走到现在,也不过是因为有人刚好和你目的一致,间接为你扫平了道路。

  若不是有那些人,只怕你现在根本走不到这里。

  温琰,你一直觉得我不喜欢你,是因为你母亲的关系,但其实你不知道,我之所以从来不考虑你,是因为你不适合做一个王。

  你多疑,却不能准确地找出你怀疑的人让你不解的地方。

  你现在之所以能站在这里,只能说你的妻子很聪明,她用自己的本事将我伺候的很舒服,所以我会一时失去戒心,吃了那么多她亲口喂我的毒药。

  但若是没有她,你不会像现在这般逍遥。

  说到底,温琰,你就是一个没有能力,靠着女人上位的懦夫!”

  “我不是!”

  温琰彻底被温祯激怒,拔剑朝着他刺了过去,温祯看着刺进自己胸膛的长剑,冷笑出声,“你看,你易怒,只要我随便一说,你就控制不住自己。

  温琰,这一辈子,你都会记住今天,因为今天的你失败的很。

  当初,我杀我兄长的时候,我可是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”

  温琰看着插在温祯胸上的剑,突然松了手,跌坐在地上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屋外的侍卫突然冲了进来,“燕王,四王爷温莫寒的人杀了过来,他的人已经将我们包围了。”

  “你看,你注定失败了!”

  温祯冷眼看着从地上站起来的温琰,他走到门前,看着屋外将他包围的温莫寒,没有说话,只是不停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原来,我真的是个傻子!”

  说着,温琰转身走到温祯面前,抬手拔出了插在他胸上的剑,不顾剑上的血,举着剑冲了出去。

  不多时,温琰的人就被温莫寒的全部镇压,而温琰也死在了温莫寒手上。

  “父王,我杀了温祯。”

  “那你接下来是不是要杀我?”

  温祯看着一脸血迹的温莫寒,这众多儿子中,只要他最像自己,可偏偏,他身上流着那样卑贱的血,不然他一定是个合格的储君。

  见温祯这样说,温莫寒也没有反对,“父王,这些年我一直在想,如果是我坐上了王位,你真的会那样不舒服吗?”

  “没错,我会很不舒服。”

  温祯没有丝毫的隐瞒,将心中的真实说法说了出来,道:“即便你现在赢了,我还是不舒服,因为你母亲的血太卑贱,我真的很不希望你坐上吴国国君的位置。”

  “父王,那可能我只能让你这样不舒服地上路了。”

  “你!”

  温祯看着插在自己心上的利剑,咽了气。

  温莫寒站起身,走到屋外,看着站在屋外的温殊辰,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气,喊道:“王叔,一开始你就计划好了,等我杀了温琰,杀了父王,你就会准时出现,收拾我吧?”

  温殊辰看着满身是血的温莫寒,没有反对。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在我的士兵中安插了你的人?”

  “你刚开始招兵买马的时候,部队里的人就全部都是我的人。”

  见温殊辰这样说,温莫寒也不意外,确实,那时他进行的太过顺利,而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其中的蹊跷,、

  “若是我失败了呢?若是一开始我就没有成功呢?”

  温莫寒不解地看着不远处的温殊辰,问:“你怎么知道站在最后的一定是我?”

  温殊辰抬眸看了温莫寒一眼,道:“不管最后站在这里的人是不是你,我的人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因为现在整个吴国,所有的军队,都是我的人。

  从你父王登上王位那一年开始,我就已经开始计划,即便最后你们没有造反,我也有办法可以让你们将王位拱手让给我!”

  “算你狠!”

  温莫寒看着一脸笑意的温殊辰,没有再说什么,抬手举剑自尽。

  元和十二年,盛夏,吴国国君温祯薨,辰王温殊辰登上王位,同年冬季,温殊辰迎娶郡和郡主为后。

  元和十三年,初春,吴国宰相君枫因为私下招兵买马,斩首与菜场。

  元和十三年,初夏,罪罪臣之女君明月因与北冥人勾结,斩首与菜场。

  元和十三年,盛夏,吴国王后萧萱雅诞下一儿,举国同庆。

  “王后,谢谢你。”

  温殊辰手中抱着君清歌,现在已经是萧萱雅刚刚生下的孩子,坐在床边,低头亲了她一下。

  “温殊辰,我爱你。”

  “我更爱你,我的王后。”

  这一刻,岁月静好!

打赏 打赏
催更票 催更票
月票 月票
推荐票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