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 目录
设置 设置
书架 加书架

第1章赵羽

梦里走飞沙
3445字
2021-09-09 15:08:57

  冷风如刀,时节已是深冬,风中渗着丝丝凉意,吹得山边泛黄的树叶瑟瑟发抖。

  一辆雕刻着猛虎图案的古朴马车碾过地面的碎冰,自山谷而出,前方四匹骏马体形矫健,浑身肌肉透着一股匀称的美感,在崎岖的山道上,马车如履平地一般。

  只见车辕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,神情淡漠,驾驭着马车缓缓而行,他的身旁有一个约七、八岁的孩童,睁着水灵的大眼睛,好奇的扫视着周遭的景象,稚嫩的脸上微有冻红之色,却难掩其兴奋之情。

  孩童掀开车帘,探头入内,喊道:“母亲,这里的景色真美,好漂亮的雪花,我们住的地方是不是比这里还要美?有很多很多白色的雪,是不是?”

  车内右厢坐着一个容貌淡雅的女子,她对着孩童微微一笑道:“当然,我们去的地方是你父亲的故镇,那可是有‘银川之都’的美誉,自然要比这里美上数倍不止。”

  那孩童一拍小手,口中欢呼一声,又转身去观赏山边的雪景。

  女子目光转向对面正闭目而坐的一男子,只见此人脸如刀削,浓眉中透着一股英勃之气,他此刻却是眉头微锁,脸上现有几分惆怅,似乎是忧心忡忡。

  女子伸手在男子手背上轻抚,柔声道:“晋哥,你好像有什么心事,难道还在为修为的事而落寞?”

  男子睁开眼来,翻掌轻握女子的纤手,叹了一声道:“我倒也罢了,却想不到体内灵根的受损,连累得羽儿先天灵根尽丧,导致他此生无法修道,在这实力为尊的玄晶大陆,恐怕他日后的路将会无比艰难。”

  此人正是玄晶大陆秦风国昔年的第一战将赵晋,当年人称战武神,修为曾达武境九阶,离具备呼风唤雨、引雷祭电之大神通的法境上仙都只是仅有一步之遥而已。

  十年前,玄晶大陆上与秦风国同为霸主国的夜魔国,为夺取大陆的统治权,悍然发动战争,以秦风国为首的联盟国,同夜魔国组建的帝王国,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

  同庸关上,赵晋与夜魔国第一魔将夜枭展开旷世之战,两大九阶武境高手间的战斗,只杀得天色惨淡、星月无光,整整持续了三天两夜,最终,夜枭被断右臂,惨然败退。

  夜魔国的大军也是在此战无果后,悄然引退,玄晶大陆复又归入了平静之中。

  然而,赵晋在那一战中灵根被创,修为一落千丈,更是累得两年后其妻千海燕所诞之儿赵羽先天体质孱弱,灵根尽失,自玄晶大陆有史以来,从未有不具灵根之人踏入修道行列,这便意味着,赵羽这一生,只能是茫茫人海中的一个凡人而已。

  十年时光匆匆而过,赵晋自身的修为日渐趋落,如今,已从原本的武境九阶,跌落至了武境二阶,遂决定归隐其故乡冰川镇,这日,正是赵晋携妻带子、卸甲归田之日。

  清风吹过,吹起车前的布帘,千海燕怜惜的目光落在车外的赵羽身上,轻声道:“做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的……..。”

  赵晋嘴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容,道:“倒是希望羽儿的性子别像我少时那般要强就好了……,”说着,他的目光无意中掠过赵羽身旁的黑袍人,沉吟道:“这次我归隐故镇,府上护卫散的散、走的走,倒唯独是这个平日里寡言少语的漠则,定要跟我来这苦寒之地。”

  千海燕低声道:“漠则虽外表冷漠,不过内心却是极富情义,自羽儿出生以来,他一直在我赵家,平日里对羽儿尤其关心。”

  赵晋道:“依我观察,漠则修为至少已到了武境四阶的地步,若是投入军中,少说也是为统领万人的大将,当真是有些屈才了。”

  两人正说到这里,赵羽突然从车外跳入,小手按在千海燕的膝盖上,兴奋的说道:“母亲,前面好大一片冰川雪地,还有屋瓦盖着雪花的小镇,是不是父亲的故乡?”

  赵晋淡淡一笑,感慨道:“终于到冰川镇了,有十来年没回故镇,不知这里的风土人情有何变化没有?当真是有些近乡情怯呀。”

  马车沿着镇中青石道继续行驶,约片刻后,在一座略显古旧的府邸前停下,赵羽率先跃下马车,放眼望去,只见府邸靠湖而建,占地极是广阔,背后是一微蓝的大湖,湖面澄净,如一面明镜般,其上浮有零落的碎冰,别有一番风景。

  赵羽兴奋的撒开小腿,一路小跑,来到湖边,深吸了一口气,清新的微风吹起他额前的短发,赵羽转过身去,对远处正微笑望着他的千海燕喊道:“母亲,这里的风景比上京城美多了,以后我们是不是就住在这里了?”

  千海燕笑着点点头,与赵晋目光对视,心中都是一般心思,但愿他们的羽儿永远能如今日一般,即便是先天所限无法修道,也能够无忧无虑的度过一生。

  时光荏苒,转眼间赵晋一家在冰川镇已度过一年零三个月,镇上民风淳朴,对秦风国昔日的风云人物赵晋又是仰慕无比,日子虽不如在上京城时那般繁花似锦,倒也是胜在恬静。

  这日,赵羽正与雪晴兽在府前空地玩耍,这雪晴兽尚处于幼年阶段,通体雪白,一对淡蓝色的眼珠嵌在其上,如宝石般,此时,它如团雪球般钻在赵羽的怀里,绒毛磨蹭着他的脸颊,显得甚是亲昵。

  自一年前赵羽在树林里偶然发现受伤的雪晴兽,将它救了回来,这雪晴兽就一直跟着赵羽,在赵府里生活了下来。

  赵羽从地面抓起一个雪球,嗖的仍了出去,口中喊道:“闪电,出发,追上雪球!”因为雪晴兽向以速度著称,而赵羽所救的这只雪晴兽在这方面尤其出众,故赵羽为它取了闪电的小名。

  雪晴兽低吼一声,倏地窜了出去,果真如一道闪电般,正要追上飞行中的雪球之时,突然,天空中传来一阵尖锐的鸣声,一阵劲风刮过,顿时将雪球吹得粉碎。

  随即,一个面积足有四、五丈庞大的阴影将赵羽笼罩在内,赵羽抬头一望,只见一只巨鹰低空飞行,翅膀拍动所激荡的劲风,卷起一道道雪花。

  巨鹰在赵府门前降落,其宽阔的背上驮着一个精美的楼阁,约二丈见方,四壁镂刻着绚丽的描金花卉图案,显得很是奢华。

  要知道整个玄晶大陆,也只有不超过十头可控制的飞行巨兽,能拥有一头飞行巨兽,那便是尊贵身份的象征。

  楼阁中走出一身材削瘦的男子,此人神情冷峻,眸中精光隐现,顾盼间有一股傲然之气,他目光望向赵羽,唇角浮起一丝笑容,道:“这是赵羽吧?几年没见,都长这般大了………。”

  这时,楼阁中又走出一个身披华贵白裘的女孩,年龄与赵羽相仿,小脸粉雕玉琢,肤白如雪,怀中抱着一只小狮,她自鹰背跳下地来,扫了一眼四周的雪景,嘴中哼道:“父亲整日说冰川镇景色如何,我看也不过如此么!”

  “堂妹见多了风景名胜,这简陋小镇,自然入不得你的眼。”紧随女孩身后的是一个身材略高的少年,一身淡蓝长袍,腰带上嵌着闪着璀璨光芒的宝石,端的华丽无比。

  赵羽听这两人言语中贬低冰川镇,心头不由怒气上升,下巴轻抬,不服气的目光径视而去,冷冷的投在小女孩的脸上。

  女孩察觉到赵羽投来的目光,眉头微微一蹙,同时也是毫不示弱,与赵羽对视。

  那男子口中淡淡一喝:“青芙,这是你赵伯伯的故镇,言语间不得无礼。”也不太理会小孩子间的意气之争,抬脚向府内走去。

  这时,赵晋听到府外的动静,迎了出来,见到正往府里走的男子,脸上一喜,上前握住他双手道:“东来,我们兄弟有四年没见了吧,你一向在边疆驻守,这次怎的有空来望我?”

  此男子正是秦风国当年修为仅次于赵晋的霍东来,如今,由于赵晋的归隐,自然荣登第一战将之名,他与赵晋情如手足,有着金兰之义。

  霍东来紧握住赵晋双手,道:“连得大哥归隐我都未能送行,又隔了这些时日才来探视大哥,我霍某人惭愧的很。”

  赵晋淡笑道:“大哥知你边疆事务繁忙,不怪你。”

  “来,进府里再谈,我们兄弟俩,好好叙叙旧!”赵晋朗声道,将霍东来迎进府去。

  霍东来临进府前,转头对女孩说道:“青芙,我跟你赵伯伯有事要谈,你跟赵羽多玩会儿,你们不常见面,多亲近亲近。”说完,便同赵晋一道进入了府内。

  霍青芙撇了撇小嘴,扫了赵羽一眼,目光掠过地上的雪晴兽,突然走到赵羽身边,说道:“刚才见你这小兽跑的很快,你心中一定很得意,不过我告诉你,比起我的小狮雄风,那可差得远了!”说着,小手轻抚怀中小狮,骄傲的向赵羽扬了扬头。

  赵羽清楚霍青芙气愤于自己方才的怒视,故意借机奚落,心中很是不服气,扬头道:“你说大话,我的闪电是天底下速度最快的小兽,你这小狮子才差远了!”

  霍青芙粉拳一握,大声道:“那你敢不敢比一比!?”

  “比就比,谁怕谁!?”赵羽同样大声应道。

  霍青芙将怀中小狮放在雪地上,转头向身后的少年喊道:“霍振哥哥,你来做裁判,看看我的雄风是不是能跑过他的小兽?”

  那叫做霍振的蓝袍少年缓步走近,呵呵一笑道:“这种寻常小兽怎么能比的过堂妹的雄风?那可是拥有高贵血统的麒麟狮,遍寻玄晶大陆,麒麟狮那也是屈指可数的存在。”

  这时,赵羽方才看清了那小狮的模样,只见小狮鬃毛怒张,体形虽小,隐隐间透着一股王者之气,背部中央有着约一尺宽的金色鳞甲,两边的毛发都是五彩斑斓,果真与麒麟有几分相似。

  赵羽心中浮起一丝忐忑,俯身摸了摸雪晴兽的头颅,暗道:“闪电呀闪电,这次你可一定要给我争气!”

  闪电似乎明白小主人的心意,头颅轻噌赵羽的掌心,眸中光芒一现,彷如涌上了无限的战意。

  第1章赵羽

打赏 打赏
催更票 催更票
月票 月票
推荐票 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