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 目录
设置 设置
书架 加书架

第224章 大结局

一朵青雪
2259字
2021-09-09 15:05:05

  唐宛和傅沉解开心结,本以为可以一直过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,却不想十几天后,国外传来,傅老爷子突然遭遇暗算过世。

  傅沉坐私人飞机,带着唐宛去到了美国医院,看到了白布下,已经离开三个小时的爷爷。

  唐宛第一次看到傅沉落泪,傅爷爷从小把他养大,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,他也最爱的人。

  美国警方一脸严肃的对傅沉说,“死者死之前还是清醒的,据医生说,已经可以下床走动,死者被杀害的地点在医院走廊,是刀刺穿腹部导致。”

  听完警察的话,傅沉只是点头,“知道了,这件事不必你们管,我自己会查。”

  说完,傅沉就抱起床上傅老爷子的尸体,绝望的从医院病房往外走去。

  “等等,这个东西是在你爷爷手上发现的!”

  傅沉回头看去,警察手上拿着一个蒙娜丽莎脸庞的项链吊坠,傅沉对唐宛说,“你拿着。”

  唐宛见傅沉转头,才扬起发抖的右手,拿在手上,这个吊坠她是这么熟悉,她想到了一张亲切可亲的秀美脸庞,她无法相信,也不敢告诉傅沉,这是她母亲的东西。

  回到国内,傅沉给爷爷举办了盛大的丧礼,唐宛替傅沉难过,也为傅爷爷难过,更为那个蒙娜丽莎吊坠而整日提心吊胆。

  “宛宛,你这是怎么了?”童余禾看到唐宛魂不守舍的样子很担心。

  唐宛微微笑着,“没什么,爷爷对我很好很好。”

  童余禾将唐宛抱在怀里,轻拍着她的背。

  各路商界名流都来吊念傅老爷子,傅沉的朋友亲人,包括纪柏岩、西娅等等。

  大家都在悲痛中,悼念去世的傅老爷子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唐宛狠担心傅沉,他没去公司上班,心情坏到极点,整天一个人喝酒。

  “你不要再喝了,这样对身体不好?”唐宛一把抢过傅沉手上的啤酒瓶拿在手上。

  傅沉还是一句话不说,执意抢回,“不要管我,让我一个人静静。”

  唐宛愣在原地,她想去安慰他,抱着他,给他温暖,可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,需要她去办。

  就在昨天,她接到警察电话,瞒着傅沉找到了她母亲,而她母亲却说没有伤害过傅爷爷。

  她再次偷跑到河边破旧的小屋,“妈,你告诉我,不是你,那到底是谁?”

  脸色苍白,身形瘦弱的苏葵来着她女儿,“我,是,是......”

  唐宛知道妈妈一定有苦衷,“是那个恶霸是不是,是他杀了爷爷!还想嫁祸给你,妈,你为什么还要帮着他?”

  苏葵瘫在地上,摇着头,“当年我被王刚推下山,是他救了我,后来我知道他要杀傅裕给他兄弟报仇,我一直劝他,我们隐姓埋名,本来相安无事的,谁知他后来知道我的身份,也知道你嫁给了傅沉,傅老爷子没死。”

  唐宛抓着痛苦自责的妈妈的手,“这些年你不露面就是想让我平静的过好日子是吗?妈,你真傻,到头来,那个恶霸还要陷害你!”

  苏葵脸上扬起平静的笑,“他救了我的命,这是我应付还他的。”

  唐宛叹了一口气,擦干眼泪,“好了,不说这些,在事情没水落石出之前,你哪里也不要去,就在这里躲着。”

  唐宛说完,就出门去河边给苏葵打水洗脸,不想回到小屋里,看到了几个黑衣男人。

  “傅沉,你听我说!”

  唐宛刚说完,已经被傅沉一掌打晕。

  等她醒来,她被关在了一间潮湿的暗室里。

  傅沉见地上的唐宛睁开眼,提起脚边的一桶冰水倒在唐宛身上,“敢瞒着把你妈藏起来,背叛我,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。”

  唐宛被冰水泼得冷的发抖,连身体都麻木了。

  她看着傅沉一步步靠近他,嗜血般的眼神,像变了一个人,让她害怕起来。

  傅沉毫不怜惜的撕烂了唐宛身上的衣服,残酷的伤害她,以此来发泄心中的痛苦。

  唐宛哭着向他哀求,“傅沉,你听我解释,我妈妈没有杀你爷爷,你不要生气。”

  可是一脸受创的傅沉,现在眼里只有恨,哪里听得进去,他要用最残忍可怕的方式报复在这个人女人身上。

  唐宛无力反抗,想着死去的傅爷爷,想着傅沉的悲痛欲绝,她不怪他,就算受尽折磨,但她不能死,她要救妈妈出去!

  傅沉的恨意有多深,从他没日没夜对唐宛的伤害和折磨就能知道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是一个月,唐宛已经瘦了一大圈,看到傅沉就像见到了猛兽,害怕的全身发抖。

  纪柏岩知道唐宛和她母亲被抓,把这件事告诉了童余禾及西娅。

  为了不让失心疯狂的傅沉铸成自己后悔的大错,也不想唐宛和她妈妈受尽折磨,三人用了一个星期才办法让傅沉出门见西娅,得到一个救唐宛母女的机会。

  “姐,我不走!傅沉知道后,你们怎么办?”

  在码头,纪柏岩为唐宛母女买了一艘小船,只有这样离开傅沉才不易查到她们的下落。

  童余禾抹着眼泪,依依不舍挥手告别,“放心,柏岩都安排好了,等事情平息,你们再回来?”

  唐宛满心感动,哭红了眼,抱着生病的妈妈,坐船离开。

  晚上,傅沉回到家,来到暗房,房内空无一人,他立刻反应过来怎么回事。

  纪柏岩知道逃不过这一劫,已经带着童余禾和西娅跪在门口认错。

  “傅沉,都是我一个人的错,是我要她们配合我放了宛宛的。”

  傅沉瞪看着纪柏岩,一把抓起他的衣领,“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?”

  纪柏岩拿出一把刀,摆在地上,“任你宰割。”

  傅沉看了一眼地上明晃晃的刀,一圈打在纪柏岩的脸上。

  “柏岩!傅沉你冷静点儿,你不是爱宛宛吗?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把事情弄清楚?”童余禾挡在纪柏岩面前,大声说。

  傅沉握紧了拳头,自言自语,“弄清楚......”

  五年后,唐宛带着妈妈回到乐城,这里依然美丽,站在机场出口,她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和当年比,他多了一些成熟的苍伤。

  男人看着未变样的娇小身影,她身边多了一个和他神似的小男孩。

打赏 打赏
催更票 催更票
月票 月票
推荐票 推荐票